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八百九十六章 那对男女正在诋毁!【完结】(1/1)

医院拉响警报。

刚下楼的鸢妹,听到了急匆匆上楼的医生疾呼:“韩小姐自杀了!”

噗通。

鸢妹软软地跪倒在地,眼泪夺眶而出。

“雪姐…”

鸢妹咬碎了嘴唇,疯狂淌血。

本就犹如行尸走肉的鸢妹,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撕碎。

痛得难以呼吸。

原来这半年最痛苦的,并不是自己。

而是什么也不敢说,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默默承受煎熬的韩江雪。

急救室外。

马皇后哭成了泪人。

大智哥视线也模糊了。

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的儿媳妇这半年,竟一直在强忍着绝望稳住所有人。

或许,从知道真相的那一秒,她就已经准备好了。

宠女狂魔韩老魔捂着脸,浑身抽搐。

可即便他的手犹如蒲扇那么大,可泪水依旧从指缝里,滴答滴答淌下来。

铁娘子背靠着墙壁,努力让自己不栽倒。

半年了。

她一直陪着女儿。

她怕女儿受不了刺激。

可半年了,女儿吃不下,哪怕一边吐,也要一边吃。

她看起来,真的好像已经放下了。

准备好迎接新生活了。

她骗了所有人。

甚至欺骗了她肚子里的孩子。

孩子一定感受得到,他的母亲是全世界最好的,永远不会离开他的。

可只是匆匆见了一面,打过招呼,把他带来这个世界的母亲,就要匆匆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
当医生抱着被鲜血染红的襁褓从病房走出来时,所有人的情绪,彻底崩塌,暗无天日。

……

医院内紧急抢救着。

基地内的病房,也仍然没有放弃。

女人放下狠话,他死,所有人陪葬。

没人敢怠慢。

可在这个世界的两个角落。

他们的生命参数却仿佛初次见面那样,你弱,我就强,你强,我就弱。

像在幸福里的那些时光,谁也不服谁,谁也不肯低头。

宁可死等在电梯门口,谁也不肯按一下电梯。

这场战斗,漫长得仿佛一个世界。

韩老魔轻轻来到女儿的身边,嗓音低哑地呼唤了一声:“你老公,还活着。”

基地内。

女人轻轻凑在男人的耳畔,颤声道:“你老婆,自杀了。”

……

时光如梭,三年转眼即逝。

滨海。

翻新了一遍又一遍,五官比本尊还要深邃英俊的雕像下。

一对母子仰头眺望,良久无语。

男孩站得满头大汗,从兜里掏出一支烟,递给美得冒泡的女人:“老妈,来一根?”

“在外面就不抽了。”

大美人一巴掌拍开儿子递来的香烟:“你爸最讨厌抽烟的女人。”

“鸢姨,你抽?”男孩捡起香烟递给鸢妹。

“滚。”

鸢妹撇嘴,怒视男孩:“我不吃剩饭。”

“哦。”男孩缩了缩脖子,腰酸背痛道。“老妈,走吧,待会还得去咖啡厅。”

“哦。”

女人戴上墨镜,独自走上红色超跑。

男孩很识趣,上了鸢姨的车,没敢蹭老妈的超跑。

尽管他打心底里觉得,老妈的车更酷,更符合自己的气质。

可老妈不让坐。

说她的副驾,自己不配。

“姨,老妈生我的时候,是不是难产了?”小张歪头看了鸢妹一眼。“我总觉得她对我有成见,连睡觉都跟我分床,太见外了。”

鸢妹瞥了小帅哥一眼,犹豫了半天,简简单单道:“可能是因为你长的不像你爸。”

“C…”

小张整个词组还没念完,就被鸢妹一个杀人般的眼神瞪了回去。

上次他读完整个拼音后,被姨偷偷抽了一巴掌,事后还不敢告诉老妈。

要不还得挨个大逼兜。

咖啡厅人来人往,很热闹。

悬空的大电视,正播放新闻。

“快看,是我舅!真帅!不愧是我崇拜的男人!”

电视里,北莽新王韩动正在授勋。

“帅个屁。”墨镜女不屑撇嘴。

鸢妹也只是托着下巴,搅拌咖啡:“一般吧。”

三年光景,格局大定。

内部欣欣向荣,海外也愈发壮大。

北莽军问鼎巅峰,睥睨全球。

张向北走了三年。

华夏的步子,迈的仿佛比以前更大了。

关键是,还没扯到蛋。

仿佛冥冥之中,一只手无形大手,在暗中操控。

几杯咖啡下肚,鸢妹跑去尿尿。

戴着墨镜的大美人却时不时东张西望。

外人看着怪高冷,怪有压迫力的。

可小屁孩却知道,老妈在找人。

只是每次都无功而返。

“老妈,差不多了,我得回家看猴哥了…”小屁孩低声说道。“爷爷说这是我爸的最爱…”

“你回吧,我口渴,再喝一杯。”

墨镜女淡淡摆手,像挥苍蝇一样赶儿子。

小男孩委屈地低下头,不敢造次。

新闻还在播。

有墨镜女弟弟的,有她妈的。

还有她公公的。

反正都是一些积极向上的好消息。

墨镜女就当看个乐子。

却把坐在一边的小屁孩骄傲坏了。

夜深了。

咖啡厅渐渐冷清。

鸢妹趴在桌上,看着窗外的霓虹夜景。

小屁孩也耷拉着脑袋,安静陪着老妈。

一道身影推开咖啡厅大门,流里流气地走进屋。

他穿着大一号的西装,气质很地痞,眼神放荡。

走进屋,他抬手敲击了一下桌面,冲墨镜女吹了下口哨,很轻佻:“一个人?哥哥陪你喝杯咖啡?”

没等墨镜女作出反应。

小屁孩瞬间把杯子里的咖啡泼男人脸上:“你他妈找死!?”

啪!

墨镜女反手一巴掌,抽了小屁孩一下。

摘下墨镜,眼神明明很凶,却又有一抹小屁孩从未见过的温柔:“别逼我在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和你断绝母子关系。”

小屁孩懵了。

看看老妈,又委屈地看看鸢姨。

鸢妹不咸不淡瞥了小屁孩一眼:“欠草。”

男人坐下,冲墨镜女咧嘴笑道:“谁家媳妇长这么漂亮?祖坟冒青烟了吧?”

小屁孩再度破防。

差点掀桌子。

“你他妈谁啊?!”小屁孩拍案而起。

“叫爸爸。”男人瞥了小屁孩一眼。

眼里却只容得下对面的性感辣妈。

“草,你他妈占我便宜!”

小屁孩火冒三丈。

脸上顿时又挨了墨镜女一个大逼兜:“叫爸爸。”

小屁孩彻底懵了。

看看老妈,又看看坐在对面的男人,再看看鸢姨。

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。

“要不我走?”

小屁孩委屈极了,妄图威胁嘴硬心更硬的老妈。

“滚。”墨镜女努嘴。

鸢妹得令,一把抓起小屁孩的衣领,拎了出去。

二人一走。

咖啡厅更冷清了。

可空气中,却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热烈。

“你上次就迟到了。”

墨镜女双眼通红,很想坐男人大腿上,搂着他脖子聊。

但那有点太职业了,怕误会。

“我统治完世界就第一时间来找你了。”

男人轻飘飘点了一支烟,喉头滚动,生猛的眼底,盈满了泪花。

“哥哥你好棒。”

墨镜女一屁股坐在男人腿上,双手缠住他的脖子,大庭广众之下,奉上一个香吻。

像极了店里猛吹牛的客人和即将出台媚态百生的辣妹。

二人脸贴脸,呼吸缠绕,泪水交织,紧紧相拥。

隔壁空桌,一对男女正在互相诋毁。

~~

完结了。

抱歉,本该两个月前就给大家一个结局,但我状态一直起伏不定,硬着头皮写结局,我没把握让自己满意。

当初决定完结,网站劝过我,让我多写,写长,但我知道这本书写到这里该结束了,单女主,双向奔赴,纯都市,这个篇幅够了,再写会崩。尽管我每写一个字,网站都会替我买单,给我发稿费,但我太爱张哥雪宝,我倾注了太多心血,我不想灌水,写乱七八糟的,写到后面大家骂他们,我不怕挨骂,这么多年我都是被骂过来的,但我心疼他们。

我今晚通宵写结局,眼红了好多次,我知道我是来真的,我希望我将来回忆这本书的时候,我不心虚,我对得起每一段文字。人生要有几段美好的回忆,不容易的。

除了最近几个月的拖更,我也希望大家对这本书的记忆是好的,骂我归骂我,别骂书。傻逼作者的傻逼拖更,与张哥雪宝无关。

好了,嘴硬到此结束。

希望大家阖家欢乐,身体健康。以后追的每本书,都天天爆更,量大活好。

有缘江湖再见。

——肥茄子敬上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

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
他们都在读: 只有我没飞升吗?修真强者在都市逼我重生是吧[穿书]炮灰逆袭攻略都市之绝色妖皇麒麟武神